秦国良(Qin Guoliang)
杭州汉龙威尔服装有限公司 董事长
国际著名设计师
美国罗德岛美术学院 客座教授
政协委员
中国经济百名杰出人物
浙江省流行色协会 副会长

 

 
 
 
 
 
 
 
  
    专访国际著名服装设计师、汉龙威尔董事长秦国良先生
 

1.《时尚色彩》:秦总您好,您在大众眼里都是以服装设计师、优秀企业家和画家的多重身份出现的,能说说您最近主要在忙些什么吗?
   秦总:我最近在考虑人类未来的问题。因为大部分人都在考虑当前企业的发展,也就是说为了赚钱,而对我来讲这方面的兴趣不是太大,这是凡人做的事情,而我们学这个专业的人,总要做些专业的事情,也就是发挥自己的专长,所以考虑到人类假如灾难来临,宇宙外面的物体撞击地球,或者是地震、超级细菌等等。由于太阳系和银河系的纬度赤道都相对应,整个地理环境空间都要重新排过了,这是2万多年来一次,地球重组。这回是的人的生存环境发生变化,人都有前世,大家都在看当下赚多少钱,而忘却了未来。这块是我现在的关注点。所以我现在设计了一个三溪舱,假如打水来的话也没问题,像艘船,像个潜艇,;假如在岸上,像汽车那样可以开;假如在地壳有问题它还可以飞,在里面整合了所有的产业链,包括高科技的通讯,事物,包括我们生存空间的制氧系统,包括人的食物链,这块是我现在最感兴趣的一块,因为每个人都有他们的使命,但是大部分人都是活在当下,所以困惑在那里。企业归企业,我们在其中但是不要在其中,否则这个人会很自私,贪婪。我们搞绘画的人都知道专注在一个地方就忘了其他,就是专注在一个局部忘记了整体,这幅画就死了。办企业也一样,为了盈利那么你就六亲不认,你赚的钱是别人损失的钱这是不对的。所以我们现在企业的转型,很多企业都想做自己的品牌,因为中国从制造大国成为一个品牌大国,中国由于历史的问题我们500年后开始慢慢衰弱,所以我们的文明谈不上。我们中国人是在毁灭整个世界,我们的魂都睡着了,被封闭了,每个人都有天眼,像狗一样会知道海啸来了,海啸来的时候动物都没死,人都死了,因为人贪婪,所以你的天眼天门都关上了,缺少善事,感觉没有了。所以这是我所关注的地方。也就是说我们流行色协会通过这个平台,要做的像传教师那样讲根理给大家听。我讲色,你不要只看重一个颜色,色就是空,空就是色。所以要把这个色延伸往前,这个色是从哪里来的,他是光谱的长与短来决定他的颜色。那么它既然是来自于光,光又是什么?我们现在有人造光,太阳光。地球的光的来源第一个就是太阳。假如世界没有光的话,一切生命就停止运转了。无机物无光也可以运作,而人是有机物诞生的,应该具有灵性,你的灵都没有了色就更看不懂了,我们要解决一个灵的问题。讲色,色是靠人的眼睛去捕捉的,但是捕捉的人都没有灵性,感悟不到色,色就没有意义了。所以要解决色的问题先解决灵的问题,灵性也就是思想,一个人的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上的,结果的好坏都是通过他的思想演变出来的,他的思想如何是通过他自己的认知,以及感知。我们的教学,现在教你去怎么赚钱,那么大家就变得和饥饿的野狼一样,你每天在这个当中挣扎你怎么会愉悦呢?你就没有快乐,没有快乐你怎么讲慈悲呢?没有慈悲怎么会有美好的心态去欣赏美呢?所以这些东西都是一个哲理,是一个链的问题,再美的色给些没有灵性的人看是看不懂的,是要解决这个问题。这是双向的,也就是阴阳的关系。我认为我们流行色协会,应该从更高度去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讲色。对着一群不懂的人,哪怕你讲的是真理,别人也听不懂。因为色你认为好看,他认为不好看,这就是形而上的问题。所以我认为流行色协会从这个方面去发展那是有意义的。

2.《时尚色彩》:您认为色彩在服装中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能说说您是怎样理解“色彩”这个概念的?
    秦总:色彩在服装上我认为是第一大作用。包括饮食,菜肴我们叫色香味,这个是色排第一。色彩可以让你很恐慌,也可以让你非常愉悦,同样的结构它的色彩变了,你就变了,假如你在一个恐怖的环境里面,蓝的灯光打来打去你会吓坏的。色彩暖和一点的,给人的愉悦性比较大。但是这里面有个问题,色彩是根据光谱来决定的,在一定的范围外我们是看不到的,每一个物体都有它的波长,都有它的震荡,都可以发出声音。也就是你的天眼打开以后,你可以看到很多的波。所以色就是空,空就是色,色彩包含了很多的意思,来自于光,光谱。来自于太阳。流行色协会把色提高到一定的高度,把人的思想灵性造化来感悟世界。因为任何色彩都有它存在的理由,那几个色彩放在一起好看它是有光谱的,音乐也是谱,所以他们同样的物质一个是听,一个是看的,把这两个统一起来,色和音是在一起的,所以我认为这个专业化点,海内外很少把色提高到这么高.
3. 《时尚色彩》:您曾提出让世界时装苑刮起“杭儿风”,提出这个概念背后的故事是怎样的
   秦总:我在小时候提了这个问题,有冲动感。因为我在杭州读书,在杭州创业,它哺育了我,给了我一个发展的空间,杭州又是这么美丽的地方,我好像有种使命。杭州不起来,对不起所教育我们的和我们发展的地理环境,对我们的付出。可是面对着一个问题,因为杭州的山山水水,导致了一些杭派的服装把牌子拿掉,根本分不出来,同类话,同质化。因为杭派起来的都是90后毕业的那批学生,他们起家的,他们抓住了时机,我们在8几年毕业的学生基本上没有激情去做内销的。那时候我们做内销的人就完蛋的。我在93年的时候也做过一段时间,但是我发现这不是我的对手,因为他要求的时尚感不是我心理想要的,低俗一点的反而卖的好。所以呢我的梦想还没有实现。因为杭州的这个势力比较大,假如是以前的杭派的出来的话最起码在几十年以后杭州的时尚之都才会在国际大队上排的上名次。他们年纪比较小,白手起家,抓住了机会,所以他们有他们的优势,在二线三线城市他们有这个优势,课时我们这批人,应该讲如何把本土化的品牌做为国际化的标准去考虑,带着顽强的心态
4. 《时尚色彩》:您是如何看待流行色,市场和设计三者之间的关系?
   秦总:流行色是个宇宙法则,就像地球,春季时分分的特别清楚。市场诱导流行色,一些财团把纱弄好,发布流行色,现在大部分以这个流行色为主。设计分两种一种是凭自己的感觉去设计,还有根据市场去设计,一个是有灵性的,一个是没灵性的。流行色有宇宙法则,每年的流行色是按照七能来换的,这是由规律的。但是流行色不是指大面积的颜色,点缀色才叫流行色。但是设计师不能把流行色给搞砸了,国外有个牌子就是黑白两个颜色,没有什么流行色。因为你跟着流行色忘了一个团队打造的产品,那就乱套了。所以流行色在尖尖头上,是代表性的。

5.《时尚色彩》:我们知道,您是国际著名的服装设计师,您能说说欧美、香港、国内服装在色彩方面有哪些不同?
   秦总:首先我讲普及现象,不讲专业的,全世界色彩用的最糟糕在中国,为什么呢?这不是我们造成的,是历史造成的。因为我们刚刚结束了文化大革命,黑白颠倒,认得思想都很混沌,很少部分的人觉悟了,觉悟起来而没有完全走到进化完毕。所以中国为什么要红色?中国结婚喜欢红色,美国是白色;国外死人是黑色,中国死人是白色;都是鲜明的对照。红色是战斗性的,地域的颜色,喜欢斗。我们在大学的时候用颜色来表现饭店,表现酒吧、咖啡吧、茶吧。用颜色来表示,不用文字的。所以色可以代表所有的一切。问题七:您觉得服装设计师、企业家和画家之间会存在着怎样的联系或者说这样的多重身份会在您的工作中产生怎样的影响?钟总:一般的人服装设计师、企业家和画家,教育家,哲学家都是归一的。因为人人都是设计师,每个人出生就是设计师,设计师无非表现两种不同,一种是思想规划设计,像邓小平;企业家也是设计师,他把人设计好,画家都是用笔画在布上,表现出来,告诉人们他的意境。都是画家都是设计师,但是我们人把它分的太细了,弄不好了。意思就是你要感悟它,人是有灵性的,要悟不要具象,把上帝赋予我们灵性的东西好多都被恶俗了。

6. 《时尚色彩》:我们非常想听您谈谈对于“品牌” 和“时尚”您分别是如何理解的?
    秦总:品牌并不是做服装品牌的叫品牌,一个企业的文化,所做的项目,做的标志性很强的被人被企业所认可,而且他愿意和你合作的,不管你是做品牌的还是做别的产业的,比如买酱油的,酱油也是个品牌,但是很多人都是酱油怎么能叫品牌,商店才叫品牌才是,像粤菜就靠酱油。但是品牌最根本的东西,由什么东西组成的被遗忘了,品牌有好几种,像我们企业就是做差异化的东西,很多企业不愿去做的东西,而且做不了的东西。包括我对多个品牌的20年服务他们,你卖服装,服装以外我来做,产品我来做,你卖市场。而同时呢,打造这个团队,把多国品牌的内涵,套路,章法吸收过来,我们再经过消化,运用到我们自己身上。所有的东西只在店里面卖这叫品牌,我认为是不对的,其实是有细分的,要做你最能做的那一块。不要全做,全做所有的好处都被你得了,然后通过狡诈,邪恶的那种所谓的企业化管理方式,把人都搞的像魔鬼一样的。所以现在这个社会为什么自杀率很高,因为真正想纯真一点的人活不下去了。时尚这个话题就大了,时尚有好多说法,流行的。有句话,好卖的才叫时尚。完全的错了,很多的东西这个社会已经扭曲了。以个好的设计师,只要你好卖的,保证是好的。这是一部分的,因为真理是在少部分人手里。日本就很优秀,他保持了自己的东西,又吸收了全世界当代的东西,结合起来。时尚的定义很多人都弄反了。

7. 《时尚色彩》:您平常除了工作以外,还喜欢做些什么?
   秦总:除了工作,我最喜欢一个人躺在藤椅上开始冥想,看看电视,看看动物,看看参考消息,这是我最好的享受。然后就是冥想,灵修。每天都要花一定的时间找到自己。工作之后最需要自己躺在藤椅上,看看电视的时候想想,累了就放松一下,找到自己,否则会脱离自己的轨迹。想想今天那些话说过头了,那些东西没做好,那些困惑那些人还没理解,要回忆一天作了什么事,明天要做什么都要想好。
8.《时尚色彩》:您作为浙江省流行色协会的副会长,您能对今后协会的发展提些建议和想法?
秦总:我认为浙江省流行色协会要壮大,还要有些动作,对团队要有些交代。我的愿望是通过这个平台,将流行色这个主题通过我们的团队把它再深化,因为都是专家。我希望把我一生中所感悟到的对色的理解来跟大家一起交流,互相学习。对一些企业和社会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尤其像会员,理事有新的兴趣点。我刚刚也成立了个当代中国油画院我是副院长,我的宗旨是找到每个人的兴趣点。协会要生存下去就要有利益点,你的受益点在哪里?

9.《时尚色彩》:您是如何处理家庭关系?

秦总:我明白一个道理,我有今天的智慧全是我孩子他妈教育的。她和我15年的斗争,我也和他斗。我那时候搞错了,我觉得她是我的,但其实我错了,她不是我的,她是她自己的。我们之间是个合作,只要她开心的事情,讲明白了,她一定要去做我一定会支持她。这才是对人尊重。每个人的有他的属性,他的活法,他有他的生命轨迹,是你改变不了的,只有活成他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是第一步。所以我们现在处理的很好,每个人都有空间。时间一长她也觉得我是一个真实的人,最可信的人。夫妻之间是好几世在一起,是有缘分的,所以要明白这个道理。人在7岁之前是有天性的,天眼什么都打开的,是很纯真的;14岁以前是儿童期,他在装东西,天门慢慢要关上了;21岁青少年变成自我了;28岁以前到21岁的时候他开始懂了,全是自己的想法;49岁的时候第二次青春又来了;所以我要在49岁以前把我上半辈子的事情都要做完。

 
 
 
 
 
10《时尚色彩》:我们看到您之前的报道,都是比较有激情的,现在您这种激情有没有被延续下来?是不是和您现在对灵,对悟的理解有关系?

秦总:是的,我最近三、四年成熟了好多,就他们说的进入了裁的阶段,就是看的更明白。现在更稳定,因为什么都做过了,什么陪胡锦涛去美国,陪市长到国外,发现政界和经济界的一些关系什么都做过了,都了解了。原先比较血气方刚,现在也还是有激情只是想的更多了。我的使命是用最小的成本把中国的危险量给降低,通过时尚。因为一个民族的文明度是看两个方面,一个是城市的不断的建造,环境;第二是待在里面的人,活动的标识,由于它的时尚感缺乏,而被人评介不一样的等级。日本人出来就很不一样。我记得我在80年代取广州的火车站接个香港人,出口有两个通道,一边出来的是广东人,大陆人,另一边出来的是香港人,都是亚洲人,但是两批人出来的气质不一样,受到的服务都不一样,为什么?因为他的时尚度比较高,所以这个才是一个国力的增强,这是我们的使命,是我一生要做的事情。你的内心感悟不到这些时尚度,外表也穿不出来,所以我认为一个民族的兴旺发达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我这一生就想打造中国的时尚度如何拔高,和谐,能够让人感觉到一种祥和的气息,而不是嚣张的。像韩国人,人口少,衣服穿的而很怪;我们中国人之前穿的长褂很休闲;美国人服装为什么很不讲究,因为他是最厉害的,我为什么要穿的很讲究呢?他的衣服很实用,所以他的时尚度和品牌是这样出来的。而我们中国人忘了自己瘦瘦小小的,染成黄头发,全是模仿欧美的。如何让衣服,颜色去配合我们中国人,日本人这点就做的很好。老外的肤色不一样,眼睛又是蓝的,所以他们衣服的色度都不一样,而我们中国人不一样,中国人没有自己的服装,这是个大问题,要把这个问题解决。中国人原始的东西去哪里了?流行色,色包括它的结构,结构也会发生变化的,韩国仿日本,欧美,中国人抄韩国,韩版,中国的流行成变异的。所以流行色协会要成熟,要制定一些标准化,规范化,推向全球。

 

11.《时尚色彩》您的家人对您闭关这件事情是怎么看的?

秦总:他们觉得很好玩,他们已经把我当怪物了,我在家里很自由,他们也很接受,认为我开心就好。我儿子觉得我做的事情都是很疯狂的,蛮好玩的。我们家三个a型血每个人都很独立。我觉得要活成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就要去做。

 

版权所有:浙江省中西亚博vip科学研究院.盗版必究
地址:中国杭州学院路50号 E-mail:Zfca@163.com
Tel:086-0751-88272932 Fax:086-0571-28822802
常年法律顾问:林律师 史伟峰

 

 

 

访问次数:2946次